分卷阅读11

皇上在奏折里夹话本看 作者:公子柔

分卷阅读11

      皇上在奏折里夹话本看 作者:公子柔

    分卷阅读11

    李见瑜点头,没有多问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这个男人没有表面看起来那般爽朗,这不,心思多着呢,想来这次上山美其名是帮他采灵芝,其实是有自己的打算吧。

    自己不过是被利用了,这世间自然不可能有值得信任的实诚之人,愿意无条件帮人。

    总归自己还是得到了灵芝,不亏反赚。

    xxxxxx

    两人睡了一会儿,天方破晓便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李见瑜看了看四周道:“再行半日就到了,不远。”

    赵临胥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半日能到,前提是路上没有阻碍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!”

    赵临胥拉住了缰绳,就见前头有一名女子半跪在不远处,似乎是受伤了。

    独自在深林中的女子……

    赵临胥眼睛一亮道:“难不成是那巫女?!”

    李见瑜咽下了那句笃定的“不是”。

    赵临胥骑上前去问道:“姑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女人缓缓回头,虽然此刻面色苍白,但挡不住那五官的妖冶之气。

    不是巫女……

    女人深吸一口气,抓住了衣角带着些怯意道:“我崴伤了脚。”

    赵临胥挑眉看了眼李见瑜。

    和你一样呢。

    “姑娘住在何处?可是要我们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,就在这附近!前头而已。”女人充满感激。

    赵临胥让女人和李见瑜一起共骑,自己则是牵着悦风慢慢走。

    “前头……对。”

    向前行了一阵,赵临胥蹙眉道:“还没到吗?”

    女人说一会儿,但这附近肉眼望去依旧没有人烟。

    “要,要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人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赵临胥轻轻将手搭在了腰间的铁鞭。

    李见瑜道:“就送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再往前就偏离他们原本的路线了,而且据他所知,这附近没有居所,此事定有古怪。

    女人一愣,眼眶随即红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就,一点点……差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自己走。”李见瑜语气生冷。

    女人默了片刻,忽然夺过缰绳“驾”一下拼了命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李见瑜被突如其来的冲力给往后一甩,勉强稳住了身子只被扑面而来的烈风给弄得睁不开眼,耳边是和急促的风声和“踏踏”马蹄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!”

    赵临胥手中的缰绳忽然滑开,反应极快地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悦风!停下来!”

    所幸悦风是有灵性的,听到主人这么说立马堪堪刹住了蹄子。

    李见瑜借着后劲儿将女人给推下马,但女人却是会武功的,反手就将李见瑜的手臂给扭过去,拉着他一起摔下来。

    女人笑道:“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赵临胥追上的时候,就见脚底下的草地忽然浮现出幽幽的诡谲红光。

    是一个大型的阵法,地面上都是交错复杂的图纹,而他们所有人都在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“是欢月教……”李见瑜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这下可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欢月教?”

    李见瑜道:“势力如日中天的基……魔教。据说教主杀人不眨眼,行事无常性子乖张。”

    艾玛差一点就顺口说出了基佬教。

    之前欢月教的教众曾到隔壁百花城边境掠夺百姓财物,百花城城主来和李见瑜诉苦寻求援手之时曾形容,欢月教教众统一穿紫袍,银纹黄领作饰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人家代表的是月亮,但李见瑜总是忍不住说基佬紫基佬教基佬基佬的,导致百花城主和孟磬书也不自觉地用基佬教称呼,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。而到了最后,谁都改不了口了。

    而四周也出现了无数个手持长剑的紫衣人。

    “魔教也要灵芝?”赵临胥笑了笑,抽出了铁鞭。

    “美人,到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第9章 基佬教

    “教主!生擒到两个人!”

    一名男子在教众的簇拥下缓缓走来。起初李见瑜只能见到一个身形高挑,步履徐徐的紫袍男子。男人一双上挑的凤眼,那双眼像是氤氧着缠绵情丝,又像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水,波光粼粼,看一眼就要被勾去魂魄,但丝毫不显女气,倒更像危险的毒蛇。

    教主行欢朝两人看了眼,捋了把耳边的散发笑道:“给你们两个选择,一,服下‘离月’替我们做事,得到灵芝了给你们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……”行欢眨眼道:“死。”

    动作无比地骚气。

    说实话,若是这些扭腰啊梳发的动作放在一般男子身上,定然是可怕至极,但由行欢来做,偏生觉得风姿俊朗。

    “……噗。”

    赵临胥瞪大了眼,讶异地看着笑出声的李见瑜。

    相处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位冰冷冷的城主笑。

    无法理解,行欢教主到底哪里好笑了?

    李见瑜看着行欢,忍不住又笑了。

    基佬教的基佬教主果然gay里gay气的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行欢看着李见瑜,还以为李见瑜在挑衅他,于是挥了挥长袖笑道:“真是两个小妖精,你们自找的。上~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一堆暗器便招呼了上去,赵临胥一手揽过了李见瑜跨上悦风,一手将铁鞭给伸展开来。

    铁鞭如同一条翱翔九际的银龙般展开了身躯肆意扫荡,击败所有试图靠近主人的敌人。

    入了此阵法的人没有施阵人的允许是无法走出去的,但在阵内欢月教的人也伤不了赵临胥和李见瑜。

    行欢看着自己的人丝毫无法靠近赵临胥,微微挑眉。

    “都让开。”

    行欢轻轻抽出了腰间的折扇跃上前去。

    看着孤身朝自己袭来的行欢,赵临胥笑了笑,干脆跳下马和他一对一。其余教众则是上前想要抓李见瑜,两人带来的影卫随即出现,护着李见瑜。

    一时间阵法内一片混战。

    行欢身姿轻盈灵活,躲过了铁鞭的扫击,成功凑近赵临胥。

    赵临胥反手将鞭子收回想要缠住行欢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!”

    行欢发出了一声暧昧的轻喘,娇声道:“官人的长鞭真是又长又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临胥虽然是个老流氓,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此时此刻,猝不及防地收到一句浑话。

    趁着赵临胥一愣,行欢手中的扇子随即展开挡住了铁鞭,从折扇传来的内力生生将鞭子给弹开,鞭子在赵临胥的颊边扫过。

    赵临胥堪堪闪了过去,心中莞尔。

    好吧,不愧是魔教。

    李见瑜骑在马上,看两人来来往往过招。

    “哐啷!”

    然而一炷香后,行欢终究不敌,手中的扇子被铁鞭给击飞,虎口和掌心还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和麻痹感。

    赵临胥手搭在行欢的脖子处,只要稍稍用力,行欢就能当

    分卷阅读11

    欲望文

分卷阅读11

- 滚球bet356官网_博彩bet356打不开了_bet356提款到账时间 https://www.yuzhai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