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6

皇上在奏折里夹话本看 作者:公子柔

分卷阅读16

      皇上在奏折里夹话本看 作者:公子柔

    分卷阅读16

    情你个mb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行欢原本等着看赵临胥屈辱的模样,哪知赵临胥特别高兴和爽快地拉着李见瑜上了马,招呼影卫道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行欢:???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骨气的男人!还要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行欢教主了!”赵临胥哈哈大笑,甩了甩缰绳。

    那些刺客原本想追上赵临胥,但男子汉吐出去的唾沫钉出去钉,能自己打自己脸么,于是行欢让教众搬出了阵法拉住他们,两方人打得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美人,我们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赵斩麒得知消息后的表情,赵临胥只觉得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还当真是,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下山之路漫漫,李见瑜靠着赵临胥,两人依旧共骑。

    马鞍上的空间不多,两人的身体几乎是贴在一起,李见瑜坐在前头,背部靠着赵临胥的胸膛,而赵临胥双手虚环着他拉缰绳。

    看起来,就像自己被赵临胥抱着一般。

    李见瑜不是第一次和赵临胥共骑,只是以前和赵临胥稍微亲近的时候内心全都是“废了这个混蛋,啊,废不掉,日,还要死赖脸皮贴上来简直不要脸”的弹幕,完全没心思想其他的。

    而如今,林子里再次恢复了平静,四周只有他们。而他们靠得很近,近得他都能听见赵临胥的呼吸。

    如今相贴着,李见瑜不由得想起那一晚赵临胥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时赵临胥受了重伤,赤1裸的上身横着一条大口子,从肩膀直到腰,但丝毫不能掩盖壮实的身子,宽敞的胸膛带着完美的曲线往下,在腰身处收紧,肚腹处一块块结实而蓄满了力量的肌肉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当真挺帅。

    李见瑜忽然觉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赵临胥笑了笑,俯身凑在李见瑜耳边笑道:“美人从方才开始便一直在看我,可是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像是被发现了什么,李见瑜耳朵微红,伸手拍赵临胥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嗬……”

    李见瑜一惊,感觉到手掌有些许黏糊糊的液体,随即惊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无妨,皮外伤。”赵临胥用袖子给李见瑜擦手。

    李见瑜撇头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,这样的小伤以前在军营里没受过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能拿到灵芝多亏少爷,日后我一定竭尽全力报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这一趟当真是没白来了,似乎多了很多人情啊。欢月教主替我收拾了刺客,傲龙帮帮主给我令牌,最重要的是,还能得到美人千金一诺。”

    李见瑜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当真是油嘴滑舌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眼睛快好了,之后你可以让我下来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这么共骑着,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要走也是我走,先不说你这身板,你眼睛难不成能看见东西了?”

    李见瑜微微眯眼,努力从眼前一堆迷迷糊糊的树木中看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里,有一棵醉人果。”

    赵临胥看着李见瑜手指着的一簇灌木,矮灌木开出了几朵花,花蕾处结了一颗果子,着实奇怪。

    “原来那东西叫醉人果?为何要叫这名字,难不成是吃了会醉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果实若是搭着酒吃,人便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赵临胥思忖了片刻,身子却是一僵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无事。”

    赵临胥微微垂眼,帘住了眸子内的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微微平息了内心的躁动,赵临胥笑道:“即便看得见果子也不许你下来走,有马为何不骑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让悦风加速,在山间泥地里留下了一排蹄印。

    待两人终于回到落叶城后,方入了城门就见孟磬书和陈之叔火急火燎地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城主啊——”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李见瑜和赵临胥不约而同地头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临胥道:“阿雪又闹事了?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说万念俱灰,要学李城主那样抛绣球娶驸马……如今逼着末将给她修花台,说修不好就要自尽……”

    李见瑜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等等,什么叫,学我。

    “城主啊!你可算回来了,近日城主府的门槛都快被乡亲们给踏破了!都在找您!”一旁孟磬书也在哭诉,拉着李见瑜的袖子委屈巴巴的,一副经历了无情摧残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为何。”

    “要您去抛绣球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见瑜想起了之前乡亲们办的什么城主夫人选秀大会。

    敢情原来是抛绣球?

    赵临胥和李见瑜打了个招呼后就先回落叶园收拾赵江雪了。李见瑜继续问道:“当真要抛绣球?”

    他可以拒绝么。

    当真不想成亲,非常不想成亲,若是绣球真被哪个人接住了,他还得想办法推拒,真是越想越麻烦。

    “原本是让女子献艺,男子献武,之后再由城主评选,但在筹备时发生了太多争执,什么出场顺序啊,收买贿赂,争执吵闹……事态愈来愈复杂,于是干脆改成了抛绣球,让老天爷给我们的城主选亲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离开的这几天,感觉自己已经被孟磬书给卖的一干二净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书呆子。”李见瑜正想转身,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呼喊。

    “城主!是城主!城主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哎哟城主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啥?快让他们准备啊!”

    李见瑜觉得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被一众大婶大叔拽到湖边的高台旁,梁大婶像赶鸭子那样笑眯眯道:“城主还不赶快上去!”

    湖边是庆典时招待宾客的地方,景色宜人,有舞台也有桌椅供宴席使用,而眼前的高台原本是哨塔,确保宾客的安全与庆典的顺利。

    此刻,高台上缠满了喜庆的红绸,还挂了一排灯笼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!快上去!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去叫人来!说城主要选良人啦!”

    李见瑜被人塞了一颗鼓囊囊的绣球,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眼,上头用彩绣绣着一对鸳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大家逼着上台后,李见瑜看了看四周。

    很好,左边便是湖泊,他待会儿使劲往湖里扔便是了。

    第13章 男默女泪

    “公主呢?”

    落叶园内,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,赵临胥抱胸瞟了眼站在自己身旁的陈之叔。

    “方才分明还在。”陈之叔微微蹙眉,拉住了一个门卫询问。

    “公主说要去看李城主抛绣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不要让公主出去吗!”

    门卫吓了一跳,定定神道:“属下见有很多护卫跟着,便也没阻拦。”

    主要是拦不住。

    “罢了,我们也去看看。”赵临胥心底不免幸灾

    分卷阅读16

    欲望文

分卷阅读16

- 滚球bet356官网_博彩bet356打不开了_bet356提款到账时间 https://www.yuzhai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