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74

皇上在奏折里夹话本看 作者:公子柔

分卷阅读74

      皇上在奏折里夹话本看 作者:公子柔

    分卷阅读74

    瑜出事之后便到了,百花门门徒拉着白绸摆出了阵法。

    万马齐奔,沙尘足足有半人高。

    赵临胥与许铮出来时虽然瞒着大家,但不想这里可是赵斩麒的地盘,怎么可能能瞒得过他。

    赵斩麒与封具千里先是因为两人的冲动行事而震惊与头疼,之后便干脆将计就计,如今直接来拉开了两军正式的第一役!

    “小鲤鱼,封具恒呢?”

    如今唯有找到封具恒才能救出封具桦。

    赵临胥是和许铮一块儿来到,两人奋战浴血,自然熟知彼此目的,如今赵临胥的已经完成,自然要助许铮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“我们去找他们,最好能取下敌人首级挫敌军士气!”

    两人直奔主营而去,而这一夜,古城一片杀声。

    第53章 早产

    这一夜, 毫无预兆地,北南军与鬼面军就这么攻入了大溪军营, 敲响了响彻云霄西的战鼓。

    这样反倒让大溪与容靑措手不及了, 毕竟大恭出兵出得太突然,丝毫没有什么打算与准备,几位主将商讨了对策后便这么出发了, 探子无法传递消息,也毫无风声传出。

    而北南军终究更为熟悉边疆, 鬼面军更是让人难以招架的敢死军,配合百花门的空中丝绸与阵法掣肘了地精, 因此大恭倒是暂时占了优势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将军派末将来此接殿下前去应战,鼓舞士气!还请殿下指示!”

    主账内,容靑的副将正半跪在封具恒身前等待号令。

    但封具恒一眼都没看他, 像是帐篷里除了他与封具桦便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此刻,封具恒坐在床边双眼赤红, 死死地瞪着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男人。

    青罗早已不知去处, 易妙算正在给容靑当军师, 此刻只有红蛇和大夫在拼尽全力地救。

    封具桦脖子处一道长长的口子, 鲜血染红了整个身躯,而面上却是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若不是容靑及时扑了上去阻拦,想必封具桦早已一命呜呼,只是容靑的手臂也废了。封具恒如今眼里心里都是封具桦, 也没余力去思考为何容靑如此拼命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大夫“咚”的一声跪下喊道:“皇上他……他……失血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封具恒抽出了腰间的长剑指着老人低声道:“救不回来你也不用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——”看着封具恒可怖的神色,眼底像是有狂风暴雨, 随时都会将人吞得尸骨无存,大夫边磕头边哆嗦道:“如今药材都被烧光了,草民也,也无能为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副将再次来了,这次还带着一小队人马。

    “殿下!容将军让我们来护送皇上前往安全之地!”

    封具恒看了看四周,火光漫天,敌军就快要攻上主营了,他要么出去应战,要么先撤离到后方。

    看了眼床上奄奄一息的男人,封具恒深吸一口气道:“让容靑撤兵!我们暂退!”

    副将一怔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如此当真妥当?”红蛇挑眉。

    封具恒上前动作轻柔地将封具桦抱起,面色阴沉道:“我做这一切就是为了哥哥,若哥哥不在了还有何意义。”

    封具恒蹭了蹭封具桦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……为了你而活的。”

    军营外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赵临胥环着李见瑜一马当先,领着大军一路砍杀妖怪与大溪将士,大溪将士一开始手忙脚乱,但很快便进入了状态。

    两方人马正僵持不下,战争愈发白热化之时大溪却毫无预兆地退兵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,退了。

    两方人马势均力敌,大恭准备也不足,在这里穷追不舍自然不妥,于是第一役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敌人被我们打得夹着尾巴逃了!”赵斩麒举起了手中的长剑指着天喊道:“大恭百战不殆!”

    “大恭百战不殆!”

    “北南骁勇善战,鬼面所向披靡!”

    赵临胥抱着了李见瑜笑道:“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美人回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李见瑜笑了笑,双眼一闭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xxxxxx

    再次睁开眼睛,李见瑜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柔软舒适的床上,手也被人紧紧握着。

    “小鲤鱼。”

    李见瑜循声转头,就见赵临胥坐在床边,宽大的手掌在轻轻抚摸自己的发顶。

    李见瑜眨了眨眼,原本还有些迷糊,但却被肚腹传来的一阵疼痛给刺激得完全清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赵临胥随即将李见瑜给抱入怀中轻轻拍着他的背。

    李见瑜双目环过了四周,自己正在主营帐篷里,想来已经终战平息了,如今两方都在修养。

    除了赵临胥,帐篷里万云流、重熙与另一个他从未见过年轻男子也在。

    那男子眉目清隽,双眼一尘不染,陪着一袭白衣看着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贵仙子。

    “见过城主,在下国师丹袭。”

    李见瑜想起来了,之前赵临胥曾说丹袭一直在边境城安抚百姓,稳定民心与确保后勤顺利,粮草这些都是他在押送。虽然李见瑜没见过他,但赵临胥与丹袭一直书信往来。

    “丹袭素有神医之称,有他在定会没事。”赵临胥亲了亲李见瑜的发顶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见瑜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“城主活动过于激烈,如今恐得早产了。”丹袭手放在胸口处,微微欠身道:“丹袭定会竭尽全力让城主平安无事,把小皇子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啊……?

    早产?

    李见瑜有些懵。

    而身后的赵临胥显然很紧张,抱住李见瑜重复道:“小鲤鱼别怕。”

    李见瑜按着肚子。

    不是吧?

    要要要要要生了?

    看着李见瑜生无可恋的样子,赵临胥更加心疼了,不停亲他的脸颊道:“别担心,我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一旁重熙挑眉问道:“小皇子?国师如此确定?”

    “我见到了,小皇子将来是一个很棒的国君。”

    重熙一怔,随后想起国师传闻是天之使者,拥有神奇的力量,能看见什么倒也不稀奇。

    没想过早产,因此毫无心理准备的李见瑜此刻只恨不得自己能马上晕过去,醒过来后肚子就扁了,孩子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但好歹这块肉在自己体内如此之久,偶尔还会踢踢自己,久而久之李见瑜也对他有些异样的感觉了。如今听丹袭这么说,那么便表示虽然早产了,按孩子依旧会平平安安健康成长,李见瑜也放心了,并转而想起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李见瑜小心翼翼问道:“会……很疼吗?”

    “忍一忍便过去了,一会儿便好。”丹袭面色柔和得仿佛有圣光。

    李见瑜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分卷阅读74

    欲望文

分卷阅读74

- 滚球bet356官网_博彩bet356打不开了_bet356提款到账时间 https://www.yuzhaiwe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