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76

皇上在奏折里夹话本看 作者:公子柔

分卷阅读76

      皇上在奏折里夹话本看 作者:公子柔

    分卷阅读76

    修养,几十位大夫在客栈里随时待命。

    封具桦缓缓转醒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封具恒的脸。

    “皇兄,你总算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封具恒此刻难得笑得真挚,原本想将人拥入怀中,却因为伤口而不敢去碰他,只好有些急促地起身叫大夫来检查。

    封具桦微微动了动身子,脖子处传来一阵阵的剧痛。

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还活着。

    封具桦闭眼。

    怎么还活着。

    大夫前来检查过一遍后都说没事了,接着只需注意修养便好。

    “皇兄,我错了,我错了……原谅我,嗯?”封具恒握住了封具桦的手恳切道:“皇兄以后乖乖听话,我定不欺负皇兄了。”

    封具桦微微闭眸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房门被敲响,红蛇站在门外道:“下人通报说皇上醒了,那殿下如今可能随我去看看‘那物’?已经炼制好了。”

    封具恒依依不舍地看了眼封具桦。

    当真不想走,想陪皇兄多一会儿,但红蛇说的那个东西也很重要,是他能与皇兄长相厮守的关键,于是思索了片刻,封具恒还是起身离开帐篷了。

    封具桦躺了片刻,意识模糊之际只觉得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这只手不是封具恒的。

    封具桦一怔,微微睁眼。

    ……容靑?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帐篷内无人,容靑遣退了所有侍从跪在床边,看着封具桦柔声道:“皇上,莫要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封具桦再次闭眼,似乎是想要屏蔽外界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当真不记得我了吗?那年在避暑宫,是您救下了我。”

    封具桦微微蹙眉,但如今的他脑袋一片混沌,什么也想不起来。只是看着容靑的手臂,眼底有些愧意。

    “无妨的。皇上,答应臣,别做傻事好么?”

    容靑轻笑。

    一条手臂而已,比起那个支撑自己数十年的灵魂而言又算什么?

    “那若不死,我活着作甚……”封具桦苦笑道:“有意义么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人中龙凤,心底明净,千万莫要屈服!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容靑,以前的你也不是坏人,但如今你看着你的将士被蛊毒折磨,生生给扭曲成了饕餮你不也屈服了?”

    可笑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那么多选择。

    封具桦轻轻抽回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容靑浑身一僵。

    容靑以往出生卑贱,在宫中备受欺辱,而眼前的人就像是一束灼目的光,在自己黑暗混沌的世界里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越是艰苦,对于收到的温暖便越珍惜。

    当年的封具桦丰神俊朗,温柔善良,伸出手将自己拉出了泥沼。

    说起来,封具桦也是皇子中唯一一个会微服出巡四处布施广恩的,四处为百姓奔走,在宫中善待下人,看着和善易处,却可以为受到不公待遇的百姓与下人鸣冤,凶悍起来勇敢对抗那些势力庞大的权贵,在民间声望很高。

    话本里的封具桦与许铮更是一对登对的恋人,一个玉树临风一个温文儒雅,一个保家卫国一个细心照顾。

    而如今……

    容靑看着封具桦毫无生气的双眼,恨不得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应当……他应当早点认出来的!

    他应当在发现了玉佩,得知当年那人是封具桦后便马上救他的!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是他的随波逐流与屈服让他懦弱了,让他无法保护这个在心底藏了数十年的人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容靑闭眸道:“皇上,您与鬼面将军在一起有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封具桦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二十一年。”容靑道:“大溪人都知道你们恩爱,二十一年,无数个日月,无数个白昼与黑夜。”

    “但皇上与殿下在一起不到一年,为这一年放弃二十一年的情谊,值吗?”

    封具桦一愣。

    是啊……二十一年了。

    从小便私定了终生,自打有意识开始,懵懂得知了爱后,眼里、世界里便只有彼此。

    好久了。

    封具桦将头埋在枕头里,却是哭了。

    真的好久好久了。

    xxxxxx

    李见瑜之后便一直睡下去了,晚饭也没吃。

    赵临胥不忍叫他,任由他休息。

    主账里的空间由屏风分隔了出来,里间是卧榻之地,李见瑜正窝在被窝里睡得沉,四周被炭火靠得暖呼呼的,这么大个火力,如今冬天已经快要过去了,若是一般人还会觉得太热,但对于凤凰而言是最舒适的温度。

    而屏风的另一头则是赵临胥办公的地方,此刻赵临胥坐在书案前批阅军报,而大钗女皇娥珠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娥珠终于有机会与皇上见一面了。”娥珠笑道:“之前因为城主一直没机会与皇上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谈?”赵临胥挑眉。

    “谈大恭与大钗的婚约。”娥珠笑眯眯地看着赵临胥。

    赵临胥握着毛笔的手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“虽是先皇的口谕,没有明召我们也不一定非要遵守,但娥珠想来仰慕皇上。”娥珠捊了捊耳边的碎发道:“如今非常时期,若是大恭与大钗能联姻,想来也更为强悍。大钗需要大恭庇佑,而此战大恭也需要大钗的海军。”

    赵临胥蹙眉。

    红蛇与那群巫师不知搞了什么鬼,在幻月城四周布下迷阵与幻境,强攻太耗损人马不说,还不一定能找到突破口攻破城门。

    而幻月靠海,赵临胥等人便盘算着从海上攻入城中,用海战掣肘。

    娥珠话里话外意思也挺明显了,不联姻,便不借出海军。

    而北南军从未打过海战,鬼面军想来也不甚擅长。

    “娥珠,莫要忘了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,同心一致方可所向披靡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,然而即便没有娥珠的援手与海军,想来皇上也能攻入幻月。”

    赵临胥冷哼。

    自然有把握,但那样太耗战力了,而对面大溪军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若是北南军与鬼面军还未攻破幻月便失了一半体力,那一开始便处在劣势了。

    赵临胥放下了毛笔,抱胸道:“小鲤鱼方生完孩子,朕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娥珠虽贵为女皇,但也不介意与城主共侍一夫,若夫君是皇上这般的乱世豪杰。想来皇上日后统一天下,身边也一定不会只有城主一人。”娥珠眨了眨眼道:“这样总算行了吧?”

    娥珠说的话让人没有反驳的理由。

    赵临胥挑眉。

    哦?

    第55章 赵临胥你完球了!

    “皇上可愿让大恭与大钗两全其美, 各取所需?”娥珠对着赵临胥轻笑。

    赵临胥揉了揉太阳穴,正想说什么里头便传来一阵细微的动静, 想来李见瑜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“娥珠先退了, 皇上好生考虑,切莫忘了我们之间的

    分卷阅读76

    欲望文

分卷阅读76

- 滚球bet356官网_博彩bet356打不开了_bet356提款到账时间 https://www.yuzhaiwen.com